1. 首页
  2. 资讯
  3. 陕西殴打小孩男子亲属:一家人被他所累

陕西殴打小孩男子亲属:一家人被他所累

  陕西洛川男子残忍殴打儿童 追踪  王蛟龙的二哥王彦龙说,看了弟弟暴打小孩的视频,“恨不得杀了他。”可他转而又说,他的弟弟是因为有病,真不是故意的。  对于王蛟龙,王家人说他们是又爱又恨。在洛川警方...

  陕西洛川男子残忍殴打儿童 追踪

  王蛟龙的二哥王彦龙说,看了弟弟暴打小孩的视频,“恨不得杀了他。”可他转而又说,他的弟弟是因为有病,真不是故意的。

  对于王蛟龙,王家人说他们是又爱又恨。在洛川警方的通报中,王蛟龙被认为患有精神分裂症。他的病到了哪种程度,还需要等待西安的法医专家的鉴定结果。

  昨日,当地警方向媒体开放了部分审讯过程,王蛟龙能说清自己的名字,也承认打人了,但说话颠三倒四。

  这已不是王蛟龙第一次打人,但王彦龙认为,以前虽然也打过外人,但都不重。没想到这一次打了小孩,还引起全国关注。王家人说,王蛟龙一人患病,几乎改变了他们一家的命运。他们尽量尽到监护义务,但他认为:“谁能保证近10年没有纰漏?”

  家人都有被打经历,没人忍心还手

  王彦龙说,家里感觉不到一点温馨,因为弟弟在家,从没有亲戚朋友愿意来。

  王蛟龙兄妹5人,名字都与“龙”有关,是他们的父亲王岁虎希望子女成龙。他排老四,今年29岁。32岁的二哥王彦龙,因为照顾他至今未婚。

  王家人说,王蛟龙在9年前被发现“不正常”。王彦龙认为,家里有王蛟龙一个精神病人,一家十几口人都“瘫痪了”。

  父母兄弟姐妹,甚至年幼的侄儿以及附近的邻居都被王蛟龙打过。他们家厨房的刀,平时都会锁起来。王蛟龙曾多次跑到厨房,突然拿刀砍向父亲和哥哥。王彦龙说,幸亏他反应快,用茶几挡住了刀。而王岁虎则不愿多谈儿子打他的过程,只是默默地流泪。

  家人说,王蛟龙时常有暴力倾向,特别是春秋季。王蛟龙弟弟的小孩,1岁半时刚学会说话,曾兴冲冲地跑去叫王蛟龙:“三爸、三爸。”没想到王蛟龙一脚踹了过去,1岁半的侄儿被踹出了1米多远。家人赶紧将王蛟龙按住,给他灌了药。

  王蛟龙大哥的小孩,已经有十几岁,每次到了家里,都是把卧室的门反锁着。他害怕见到“三爸”王蛟龙。

  附近的村民也有过被王蛟龙袭击的经历,更是不敢靠近他们家。王家人认为,王蛟龙虽然打人,他却“弱不禁风”,体重不到100斤,因此没有给别人造成很严重的伤害。

  即使王蛟龙摔坏了家里的东西,甚至用刀砍向父兄,王岁虎仍不让兄弟几个还手。他说,这个儿子已经够可怜了,不能让他受到家里人的欺负。

  王家人看到王蛟龙在垃圾桶里找垃圾吃,才会忍不住去教训他。

  逃脱父亲看守,独自游荡终酿惨剧

  昨日,在当地政府、警方的协调下,媒体进入当地看守所,探望了尚处于被羁押阶段的王蛟龙。他看起来神情呆滞、目光游离,一直傻笑。

  警方问:“你叫什么名字?”他答:“王蛟龙。”警方:“你家几口人?”王蛟龙:“4口。”警方:“你打人了吗?”王蛟龙:“打了。”警方:“你今年多大?”王蛟龙:“22。”与警方进行了简单的交流后,王蛟龙便开始胡言乱语,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打人的当天,并不是王蛟龙第一次独自走上县城的街头。他们家离县城只有一公里,王蛟龙经常逃脱父亲的看守,跑到县城游荡,县城里不少人也认识他。

  那天中午1点多,王蛟龙要上厕所,王岁虎跟随。他们家有个小院子,有铁门把守,可厕所在铁门之外。据王岁虎说,王蛟龙上完厕所拔腿就跑,61岁的王岁虎追了几百米,追不上。这也不是王蛟龙第一次以这样的方式逃跑了。

  对于这样频繁地“逃跑”,王家人的解释是,“他要跑,61岁的老父亲也追不上”。然而,那天晚上,他们没有等来王蛟龙,而是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说王蛟龙打伤了小孩,让他们去派出所领人。当天,王蛟龙被领回家,又过了两天,刑警队又将王蛟龙带走。王家人意识到:出事了。

  经常有暴力倾向的精神病人,为什么没有被关在家里?王彦龙说,看到他有时没有暴力倾向,只是对人傻笑,所以就没有锁他。

  王岁虎则更加心疼:“我们在电视上看过有人家用链子锁住病人,可那是我的儿子,我们家做不出这种事来。”

  王岁虎希望履行一个父亲的责任。他甚至在想,把儿子的病治好,然后给他娶媳妇。3年前,王蛟龙的母亲去世,照顾他的担子就落到了父亲身上。

  家里有人监护,王蛟龙不能免费救治

  王家人说,9年来,他们也不断地带着王蛟龙求医,西安、延安、洛川大大小小的医院他们都去过,王蛟龙的药一直没有停。

  王蛟龙从小就不爱说话,时常受人欺负,都是哥哥替他出头。

  王岁虎也说不清儿子是怎么得了神经病,他只记得,9年前,王蛟龙外出打工,到西安学厨师,没多久就变成了每天翻垃圾桶,吃泔水,胡言乱语的人。有人说,王蛟龙被人抢劫后暴打,才得了精神病。不过他的家人驳斥了这一说法。

  王家人从西安一个工地的垃圾堆,接回了王蛟龙,从此,也改变了他们一家人的生活。每年,除去国家报销的三、四千元,王家人还需要拿出1万多元给王蛟龙治病。而为了照顾王蛟龙,他们还都不能出远门。王彦龙说,他每年收入的至少三分之一用来给弟弟治病。

  他们送王蛟龙去过精神病院,但几个月后就会接回家。王彦龙称,一是每月3000多元的住院费家里吃不消,二来父亲不忍心让他独自住院,怕他受委屈。

  3年前,王岁虎也去找过县里的民政部门,希望精神病院能免费收治王蛟龙。但被告知还有人比他们更需要帮助。

  昨日,陕西省洛川县救助办主任王建芳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说,由于整个延安市只有一个精神病院,而需要救治的人又比较多,对没有监护人,没有经济能力的精神病患者,政府将对他们免费进行救治。但王蛟龙有监护人,家庭条件也算不上最差,因此当时没有安排对王蛟龙进行免费救治。

  王蛟龙的家建了一排平房,兄弟几人各拥有一套,相邻而居。王岁虎、王彦龙、王蛟龙住在一套有4个卧室、1个客厅的房子里。虽然大门气派,房子看起来也较新,但家里的家具电器似乎都是二、三十年前的,谈不上贫穷,也不富有。

  王蛟龙阴影下的王家,监护近10年难免有纰漏

  王蛟龙不是第一次打人,也不是第一次脱离监护人的视线。

  王家人承认,他们的监护不到位,有一定的责任。但王彦龙认为:“换另外一个人,近10年监护是不是都没有纰漏?”

  “家里有一个不正常的人,能把全家正常人都折腾得不正常了。”他们称,这些年,一家人都活在王蛟龙的阴影下。

  王岁虎曾当着兄弟几个说,“我照顾他(王蛟龙),也就照顾到我两眼一闭,他也就到时限了”。谈起王蛟龙,王岁虎总是两眼泪光。

  目前,王蛟龙是否有精神病,到了什么程度还需等待来自西安的法医的鉴定结果。王家人说,他们也很想去看望被打的小孩,哪怕是送上千八百块钱,代表王蛟龙道个歉。但他们又迈不出这一步,“说实话我都不好意思见别人”。

  前日晚,洛川县政府派人将被打男童送到西安的医院住院治疗。

  对于网友质疑的家长监管失责,被打男童的父亲李培建称,“我现在心情很复杂,只想抓紧治疗,最关心的是孩子的健康。经过这件事一家人会引以为戒,不会再让孩子脱离视线。等孩子康复后,会按程序追究嫌疑人的法律责任。”

  目前,洛川县政府将启动精神司法鉴定程序,确认事发时王蛟龙是否处于发病状态。此外,洛川县公安、民政等部门已经开始对全县范围内精神病患者进行全面排查,加强治安巡逻管控力度,纪委等部门也介入调查。

  王建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对全县精神病人的情况进行摸排后,将加强监管,把其中特别贫困的对象,优先纳入社会救助范围。

哎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