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年薪的一群90后探秘游戏主播们的金库

2015-04-30发布0条评论

  千万年薪的一群90后 探秘游戏主播们的金库 游戏 第1张

  靠玩游戏赚得上千万

  游戏主播:网络时代的捞金新贵

  早期的电竞遭到封杀后,被视若洪水猛兽,所有人提到电子竞技,印象都是电子海洛因、不务正业,得到了和地下朋克、纹身打洞群体一块排排坐的负面形象。

  你可能很难想到,一些当年的所谓天天打游戏“混日子”的孩子,今天已经靠电竞开上了阿斯顿马丁,在电竞食物链顶层,他们是鲜衣驽马的少年。中国电竞第一人李晓峰(Sky)坦承,电脑游戏或者电竞无疑是一些时代病最无辜的替罪羊,电子竞技的问题其实是很多社会问题的投影。是时候睁开眼睛瞧瞧,在探寻无数电竞人的成功之路时,同时审视一下自己,看看自己对这些网络新贵,曾经有过多深的误解。

  千万级年薪的一群90后

  探秘游戏主播们的金库

  有网友曾在知乎论坛上贴出一张图,上面是游戏直播行业当红主播们的年收入,该网友询问“收入千万”的真实性,某游戏行业资深从业人士给出的解释是图表“有水分”。没错,他的意思是,这些一线的游戏主播们真实的年收入比图示的更高。

  对于这种比肩一线娱乐圈明星的收入,网友@ShineShuai质疑道,“去掉一个0我都不信,年收入‘千万’级别的各位主播们,能先将你们的直播间稍微装潢下么,别一个个看着比城中村强不了多少;还有,都到‘千万’级别了,咱淘宝店里0.99元的肉松饼能先不卖了么?”

  上面那位网友明显低估了薄利多销的威力,网友@曹尼玛则以自己的真实见闻回应道:“千万级别的收入基本是真的,因为主播里面甚少有人会透露自己的收入,而且在陌生人面前露富不是中国人的习性。但是有一次我看直播的时候White(前职业选手)很保守的说他的收入是每个月六位数,这个数字只能说相对于实际只少不多。在我有一次看小智(草根大神)直播的时候,他晒了一下他银行的存款:960万。”

  本着回答广大网友“游戏主播收入是否逾千万”的疑问以及探究“高收入背后中国电竞圈生态”的目的,记者记者赶赴中国电竞之都——上海,专访某知名游戏俱乐部股东朱超(化名)。

  收入比肩当红娱乐明星的游戏主播们

  千万年薪的一群90后 探秘游戏主播们的金库 游戏 第2张

  记者:一线游戏主播年收入两千万是真实的吗?

  朱超:我这么跟你说吧,可能两千万都说少了,他们每年淘宝店的流水基本都到一千多万的样子,加上从去年开始资本大量涌入,各大直播平台去年到现在的烧钱,给主播开出的签约费,动辄上千万。他们这种,外面传说两千万,实际上是打了个对折,这个数字你自己就可以算出来,再加上他其他的一些代言费用以及其他方面的一些收入。

  记者:游戏主播们年龄比较小,大部分都是90后,他们赚到这么多钱之后,生活方式会有什么明显改变吗?

  朱超:哎呦,天呐。天翻地覆的改变,若风(前WE俱乐部职业选手)的那辆阿斯顿马丁全上海只有一辆。

  记者:有人说,游戏打得再好,无非就是吃一口青春饭,到时候这些过气的职业选手和游戏主播该何去何从呢?

  朱超:好多人老说电竞就是青春饭,过了这几年怎么办。但是,电子竞技的职业选手跟体操、举重界的运动员不一样,一定不会出现那种像之前媒体报道的:某位拿过世界冠军的体操运动员退役后上街头卖艺。

  你想,一个小孩子,20岁不到就已经成名了,二十五六岁退役的时候,身上有几千万,全世界大城市基本都跑完,人脉是普通同龄人的一两千倍都不止,你说他做什么事情会不成功呢?而且玩电竞的人,智商都偏高。好多人老是操这种闲心,我觉得人家到时候选择去环游世界都可以。

  记者:游戏主播的工作性质是什么?

  朱超:游戏主播的工作性质跟对体育比赛解说员以及电视台主持人的要求并无本质区别。只不过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与开放,各大游戏直播平台的游戏主播属于去中心化以后自媒体的一种,无论你是播游戏,还是播段子,还是唱歌、卖萌,只要不违法,只要有人看。最顶级的游戏主播则需兼顾两者,打着一手好游戏的同时说着一口好相声。

  记者:游戏、主播和平台都不是新生事物,为什么从今年开始格外火?

  朱超:游戏直播这个概念其实真正意义上出现并被大家讨论起来不过是这一年的事情,我们当然要感谢大量资本的涌入。最新消息是,YouTube这个视频行业的巨头终于决定再次捡起自己的在线视频直播业务,这次他们关注的重点在游戏和电子竞技上。计划将在6月份的电玩世博会E3上公布。去年5月,Google打算对Twitch进行收购,开价是10亿美元。结果亚马逊半路杀入,以9.7亿美元现金加保留支出共计约11亿美元“虎口夺食”。但Twitch可能自己都没想到,这种模式到了中国会出现这么大的变化和引起这么大的波澜。光是英雄联盟一款游戏在中国的注册玩家就超过2000万人,愿意看直播的人随便都是几百万。

  新直播平台的崛起,其实是一场从资源到结构的进步和革命

  记者:游戏直播平台内容质量如何?

  朱超:单从直播内容的制作角度上说,非常非常初级。

  直播平台大幅度降低了自媒体直播的门槛,以前没有说你注册个账号,买个摄像头就能对着全世界直播的,开个人直播是少数草根明星和电竞俱乐部的特权,无论是新浪的游戏直播间,还是YY的频道,都不是随便一个人想开就能开的,这背后有昂贵的流量费用和复杂的商业考量。

  新直播平台的崛起,其实是一场从资源到结构的进步和革命。现在才是真正的自媒体时代。于是,内容粗糙很正常,大家每天看到的黑屏、吃饭、人走了、话筒没声了,这些在正规电视台都叫严重的直播事故。将来会越来越专业化,画面的质量和创意需求越来越高,节目内容在没有电视台那种高约束的情况下,也会出现很多新的东西。

  他们初期必定会节目制作不精良,比较随性,也有人试验把这个节目做的比较精良,像Miss(游戏圈最知名女主播之一),龙珠直播平台对她的包装实际上就用的电视直播间的一整套体系——多机位,多人物。有点类似台湾超人气综艺节目《我爱黑涩会》以及《模范棒棒堂》,Miss带了四个男生,一块玩游戏,四个男生都比较能侃,逗趣这种方式。

  大家都在摸索这个新平台的G点,不能太严肃也不能太过,看谁先摸准吧。

  记者:有些女主播在直播平台上有卖“肉”嫌疑,而有些男主播在摄像头的另一端抠脚,甚至高频率飙脏话,您怎么看?

  朱超:现在已经过掉初期那种乱像了,初期乱像时候,有些女主播直接穿着情趣内衣就出来了。现在的几大直播平台都比较严格,一天24小时都会盯主播的房间,(主播)稍微有点不合适就会马上封房间,封的还是比较及时。

  对于女主播来说可能就是露太多,人都是这样的,她在试探这个边缘,为了获得更高人气。至于男主播,大众其实看的就是这种真实的感觉,如果真的想看包装很精美,一切都很得体的,那他去看新闻联播就好了,为什么现在的人不喜欢看新闻联播,而去看直播,大家就是喜欢看这种真实的东西。

  我跟斗鱼TV的工作人员聊过,斗鱼旗下有一个主播叫“大奶强”,斗鱼TV刚刚注意到他的时候,这个17岁的小伙子,每次直播时候都要光一个大膀子,有一次甚至在直播的时候拿一个锅铲,边挥舞锅铲边骂人。那时候见多识广的斗鱼工作人员都不能理解,但是后来看到很多观众,确实很喜欢这个小孩子,他们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真实的小孩子,游戏玩的也很不错,他们很爱护这个小孩子,后来斗鱼TV才把他挖掘出来,签成艺人。

  记者:上述那些行为会不会导致“在直播平台看主播打游戏”沦为一种恶俗的娱乐方式?

  朱超:现在大家都喜欢说互联网思维,但是我觉得有些人其实还没有理解透彻就把它说烂了。

  我理解的互联网思维就是从下至上的,从用户的需求出发,互联网思维对应的就是传统思维,就是计划经济,现在所谓互联网思维和传统思维,实际上就是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一个对抗,以前是推出来一个产品,强制地把这个产品卖掉,现在呢是属于我们去搜集用户的需求,然后我们做一个产品出来,去卖给用户。

  我们现在不是说再去包装一个我们觉得不错的东西,再去推给市场,那样的话,并不一定玩家会喜欢。

  我们做电子竞技这么多年,能活下来,其实得益于我们思路的转变。过去我们总是自以为是,这个思路让我们受到很大的挫折。经常是我们办的一个比赛,或者我们做的电竞俱乐部,我们觉得俱乐部成绩又好,比赛关注度又高,然后跑去找厂商赞助,经常碰壁。

  为什么呢?站在赞助商的角度来说,你来找我,那么你应该配合我,你应该符合我的产品上线周期,宣传沸点,以及各方面的情况,帮他来卖产品,帮他卖出去产品之后,再谈给我们更多的钱来赞助我们。当初就是我们在不断地碰壁之后,现在转变了这个思路,用户想要什么,喜欢什么,我们把这方面的东西挖掘出来,包装出来,然后再推给他们,然后我们再引导用户习惯。

  直播平台也一样,你需要随着你的用户不断地成长,你不能无限地拔高,最后只能是自己步子太大扯着dan,你只能先适应用户,然后再潜移默化地改变或者引导。

  记者:包括直播平台在内的国内电竞及相关产业处于泡沫之中吗?

  朱超:泡沫我认为是有的,2014年赶上了直播平台为了上市烧钱的时代,必然会产生泡沫,但是如果这个泡沫去掉了,这些主播依然能活,而且还能活得很好,那么这个泡沫就是润滑剂,有益的。

  这个局面就很有意思了,可以说,这是中国电子竞技从1998年到现在,最好的局面,不但自我关注度变现模式成型了,而且还产生了衍生行业——经纪人、经纪公司、独立工作室、游戏电商平台都大规模浮出水面。

  亚文化随着80后和90后的成长在逐渐走上正轨

  记者:尽管电子竞技这几年在中国飞速发展,但还是相当多的人不认可,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朱超:电子竞技当初只是一种校园文化,十几年过去了,现在它发展成为一个社会文化。这几年我们明显感觉到,日子一年更比一年好,电子竞技的人群在不断地扩大。现在电子竞技的主要人群集中在14~40岁,等我们到了50岁60岁,什么问题都不会难住我们,我们就是社会主流的人群,我们的喜好就是社会主流的喜好,那还会有什么社会歧视?

  我现在看一些00后喜欢的二次元漫画,我也看不懂,等他们到了30岁能发出一些他们的声音的时候,他们又会发出他们的道理,等他们再到50、60岁,他们的喜好、审美就是主流。

  但不能因为我们不喜欢,就把它一下子拍死。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已经不会再犯我们上一辈人的那种错误了——我们上一辈人经常是,他们看不懂,他们不喜欢,他觉得将来这个东西没办法生存,带不来名和利,他就直接把这件事情拍死。

  电子竞技到现在还被拍着呢。游戏直播平台的出现,实际上是电竞在电视那条主流媒体上被拍死之后,自己跑到互联网上,硬是开了一条新的路子出来。我们只希望,我们将来不要再去拍死一些新的东西,现在这个社会已经能够容纳多的一些亚文化,可能到我们这代人成为主流的时候,我们的社会文化一定会进入一个百花齐放的时期。

  记者:您觉得电子竞技会成为奥运会项目吗?

  朱超:其实我不希望电子竞技成为奥运会项目。很多人把电子竞技寄希望于进奥运会什么的我是不赞同的。

  有一天如果电子竞技进奥运会了,你会发现四五岁的小孩就被拉去玩游戏了,关在那里每天打游戏。如果真用一种举国体制再来管这个行业,那一定是一场灾难。

  电子竞技是生于市场经济,长于市场经济的。现在把一个生于市场经济长于市场经济的东西再拉回计划经济,你觉得会发生什么?

  记者:短时间内,如何让电子竞技受到更多人的推崇?被主流社会所接受?

  朱超:全年《英雄联盟》项目的全明星赛在法国巴黎举行。中国的几位职业选手也去了,宣传片里小伙子穿着西装,学习礼仪,这是很好的信号。给世人展示高价值,让大家看到电子竞技选手不仅是宅在屋子里闷玩的小伙,也是绅士。就像NBA强行规定球员出席活动一定要穿西装,这么多年下来,没人觉得NBA球员不入流。收入高,穿着体面,热爱公益,给年轻人很好的榜样,给联盟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电子竞技这次也让我看到了这个信号,很让人鼓舞。

  记者:王思聪是目前社交网络上最知名的财富二代,这几年也一直是中国电竞幕后的投资人,他的出现,对于中国电子竞技的意义是什么?

  朱超:行外人看王思聪可能只是觉得他放任不拘吧,但实际上他对于电竞的发展贡献还是挺大的,中国电竞联盟其实一直没有什么收入,他是一个实际的背后出资人。之前一些其他的财富二代也投资过电竞,但发现没什么利可图就撤资了。王思聪一直也没有要求过这个行业给他什么回报,这点还是很不容易的。

  中国目前的5大游戏直播平台

  斗鱼投资方/资源方:奥飞、红杉、王思聪(未证实)

  无论从流量还是融资估值变化角度看,斗鱼可以说是14年中国TMT行业新兴项目中发展最快的一个。

  YY投资方/资源方:欢聚时代(旗下产品YY语音)

  YY其实本应该是游戏直播这个市场当之无愧的领导者,但由于客户端的包袱以及上市公司的战略和财务压力,YY在2014年上半年错失了这个市场刚爆发的阶段。

  战旗投资方/资源方:边锋科技/浙江日报报业集团

  战旗隶属于边锋,边锋在做战旗之前已经被浙报集团收购。浙报集团已在A股上市,战旗可以算浙报集团过去一年在互联网行业上做的新尝试中最有效果的一个。

  火猫投资方/资源方:华西村、完美世界

  在经过Dota2亚洲杯的流量小高潮之后,火猫又再次需要面对流量来源的困境。

  TGA投资方/资源方:腾讯、软银中国(据传,未证实)

  腾讯实际控制的游戏直播平台有两个,龙珠直播平台和TGA(腾讯游戏竞技平台)。

  Sky中国电竞第一人

  姓名:李晓峰游戏ID:Sky

  1985年5月16日,Sky诞生在河南省汝州市。Sky幼年因旷课打游戏成绩不好而被父亲打骂,初中时期多次离家出走。

  1998年,Sky的表弟向Sky介绍了《星际争霸》,Sky的人生自此与游戏结缘。

  2005WCG世界总决赛冠军,同年和韩寒、郎朗、丁俊晖等共同成为“时尚先生”。

  2006WCG世界总决赛冠军。

  2008年北京奥运会Sky作为火炬手参加圣火传递。

  早期的电竞被视若洪水猛兽,所有人提到电子竞技,印象都是电子海洛因、不务正业,是和地下朋克、纹身打洞群体一块排排坐的负面形象。

  2005年,Sky在新加坡为中国捧起了第一个WCG冠军,当五星红旗在狮城升起的一刹那,他成为了中国数百万魔兽玩家心目中的英雄。

  对现在所有的电竞选手及电竞从业者来说,Sky是一个应该被他们尊敬并感激的人。

  他对于中国电竞的贡献在于,他是第一个被主流媒体、大众关注的电子竞技选手,他不仅仅有向往游戏的满腔热血,还有符合正常审美的仪表装扮,接受采访时恰到好处的说话方式,方方面面给了社会大众一个积极进取、刻苦勤奋、阳光自信的运动员形象。

  下面是深圳晚报对于中国电子竞技第一人李晓峰(Sky)的专访。

  记者:距离您在2005年为中国获得第一个WCG世界总决赛冠军已经整整十个年头了,这十年来电子竞技在中国飞速发展,您作为中国电竞第一人,您觉得电子竞技今天被我们的主流社会接受了吗?

  Sky:对于我个人来讲,我当年确实赶上了一个好的时代,时代给了我这样的机会,也赶上了电子竞技的一些风口。

  至于主流社会的接受,还需要时间。十年前的社会,对于电子竞技确实存在很大的误解。2001年8月,光明日报的那篇《电脑游戏:瞄准孩子的“电子海洛因”》获第11届中国新闻奖通讯二等奖。当然了,媒体只是社会的一个缩影,媒体只是社会的咽喉,他代表的实际上是大批的家长,还有大批的社会意见,作为一个媒体人他要反应的实际上是大众的心态,他能把这个社会心态反映出来,获新闻奖本身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但电脑游戏或者电竞无疑是最无辜的替罪羊。电子竞技的问题其实是很多社会问题的投影。直到现在,基本上每天都会接到家长打来的求助电话,小孩子要退学打电竞,让我帮忙劝一劝,这已经是很开明的。还有一些直接把小孩送进网瘾戒除中心。

  好多人老是在谴责电竞,实际上没有去了解电竞背后发生了什么问题,这里面实际上是家长非常深的绝望,家庭关系的断裂,这种绝望是怎么样造成的?是相互之间的不了解。

  记者:家长给您打电话求助希望劝告小孩子不要荒废学业吗?您会怎么劝?

  Sky:我依然会很认真地劝,我一直在跟他们说一点,我们去年整个电竞联盟新进来的职业选手,大概不超过30个,去年清华本科录取大概是4000多人,我会告诉他们能打职业的几率比考清华北大的几率小太多了,我为什么会劝他们?不是因为这条路不好,是因为在目前这条路太窄了,要走这条路真是九死一生。

  记者:那确实想在电竞这条路上有所作为,但家长又坚决不同意的小孩子怎么办?

  Sky:我还是会建议他们和父母好好的沟通。比如承诺父母,给自己半年甚至一年看看能否打出成绩,如果打不出来继续学业。

  我自己的职业生涯也是如此,可能开始会很难,但还是要努力让父母认可你,其实现在电竞的环境已经比以前好多了,很多家长也会觉得如果真的有才能,是一条可行的人生道路。读书也好工作也好,不论选择怎么样的道路,家人的支持和理解总是最有力量的,我个人坚持认为沟通是第一位的。而且,如果坚持高强度练习(比如每天16小时以上)半年甚至一年,还是打不出太好的成绩,你可能也需要重新评估下你在这个游戏上的竞技天赋了。

  而且,有很多小孩子确实是逃避现实,他们其实并不了解电竞。为什么打篮球、踢足球、跑步等运动受到几乎所有年龄、所有阶层的欢迎?因为这些运动展现的是健康、阳光、激情、拼搏和坚韧。相反电子竞技或者打游戏,确实从极少数的未成年人身上流露出沉迷、颓废、懒散、逃避以及荒废学业的特质。

  记者:您的家人现在比较认可这条路是吧?

  Sky:当然,那是因为我走出来了嘛,如果你能够走出来,自然能够掌握话语权。

  我当年遇到的阻挠比现在大多了。家人不可能理解,什么?你要去打游戏?身边的同龄的年轻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只能通过网上,共同认识的一些朋友,差不多有两三年,一个很艰难的时期,慢慢才实现了自己的职业梦想。当我到北京的时候,当我一个月拿到一千工资的时候,超过月工资八百的老爸的时候,家人才逐渐接受。

  记者:现在很多家喻户晓的娱乐明星也喜欢玩游戏,尤其是英雄联盟,而且还会偶尔在微博上晒自己的战绩,会不会也是一种对于游戏或者电竞的正面宣传?

  Sky:娱乐明星是主流社会追逐的目标,他们的宣传对电竞行业而言当然是好事。从去年开始,各大游戏直播平台掀起了娱乐明星打游戏的热潮:430携林俊杰直播冲分、千雪王自健风暴开黑、王蜜桃自发在斗鱼进行Dota2直播、若风王思聪林更新英雄联盟开黑。Angelababy与若风的直播,240万人围观;陈赫小智小漠组排,小漠的直播间更是一度突破300万大关。也造就了游戏直播平台的流量巅峰。

  记者:对于当前游戏主播动辄年收入过千万的现象,您作为WE俱乐部的管理层,有没有出现越来越多的职业选手开始“跳槽”去做游戏直播,让俱乐部挽留选手变得更加艰难?

  Sky:有些职业选手是有这样的想法的。这个问题,我觉得不能站在一个阶段性的时间点上去评价了,如果你站在一个短时期的角度上去看,职业选手流失这件事情必定是有害的。

  可是,如果你站在更大的层面上看,这是直播平台从不愿意分钱给主播或者赛事组织,到现在愿意分享了,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在这个趋势下,将来不仅仅是退役选手能过上好日子,现役选手的待遇也会有很大程度的提高(实际上这个事情已经发生了),甚至赛事的直播和转播权也能卖上价了,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发展趋势了。

  记者:当年您就是想着在比赛里面出成绩,为自己、为整个中国电竞争光,现在会不会有人本来有天赋和资质达到世界顶尖,但是由于做职业选手不赚钱,就想着赶紧做主播赚快钱?

  Sky:我其实还蛮理解这样的情况,比如说你做职业选手,当年收入是100万,你做主播的话你一年可以收入1000万,10倍的数字在面前的时候,任何一个正常人,他都会犹豫的。

  另外一方面,好像职业发展的过程中,出了一些问题,为什么你的职业战队职业俱乐部给不了选手这么多的工资呢,这也是我们职业俱乐部需要反思的一个问题。

  记者:听说您接下来准备转型自己创业了是吗?

  Sky:嗯,在筹备了,是互联网相关产品和电子竞技有关,但更多的细节目前还不能透露。一个月以后,再告诉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