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戴过红领巾,所以不能参选学生会吗?”港大内地学生叶璐珊参选学生会遭到港人抵制与攻击。

2015-02-04发布0条评论

  来自内地的学生叶璐珊近日陷入了麻烦。

  1.jpg  “我戴过红领巾,所以不能参选学生会吗?”港大内地学生叶璐珊参选学生会遭到港人抵制与攻击。 资讯

  她参加香港大学学生会竞选,她受到多方打探与“起底”,校园媒体CampusTV还在几天内反复播放一段视频,内容是一位匿名人士声称叶璐珊带有“内地背景”,因为叶璐珊曾邀请某政协委员参与晚宴。

  对于她的抵制迅速超出了校园竞选的范围。一些港人称,用简体字是一种“政治不正确”,内地人是“蝗虫”,对于他们,要“有杀错无放过”。

  叶璐珊是向往“港大的自由土壤”才来此读书的。但在饱受指责与攻击后,她于1月25日发表公开信,称是“怎料我内地生的身份,竟成为攻击的对象,实在令人痛心!”

  这封公开信激起的,是新一轮谩骂与声讨。香港知名博主“逆嘶亭”甚至发文称内地人为“支那人”,“深受文化荼毒”,内地人“竞选大学学生会,必须交代政治背景”,不要说挖她此前的资料,就是“摸到候选人家宅,追问他们的亲友,明查暗访,也是合理的”。

  观察者网尝试联系叶璐珊,但她现在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此前,“校园司令”的香港分支“港大司令”采访了叶璐珊(题为《我戴过红领巾,所以我不能竞选学生会吗?》),观察者网从“校园司令”运营总监曾佛春处获得了这份采访内容。叶璐珊表示,她来自广州,高中时曾做过学生会的工作,对学生会工作颇感兴趣,也想了解一下内地的学生会和大学的学生会的不同,这是参选的一个原因。同时,她想让自己提供作为一个桥梁的作用,让更多non-local(非香港生源)的声音得到更多元化的表达。(“校园司令”是高校本地化移动社区,拥有手机APP与微信公众号xiaoyuansiling)。

  曾佛春告诉观察者网,目前港大的内地本科生源约有500余人,此前,还没有来自内地的生源成功竞选学生会职务。

  叶璐珊:不得不为内地生辩护

  每年的1月是香港大学(以下简称“港大”)学生会(StudentUnion,简称SU)的竞选季,来自内地的大二女生叶璐珊参选,这在港大学生会是很罕见的。但叶璐珊参选所引起的轩然大波,并不仅因“罕见”。

  1月19日,港大新学期开学的那天,叶璐珊和志同道合的组阁成员在Facebook上成立专页。叶璐珊是团队里唯一的内地生;

  1月24日,港大校园媒体CampusTV上一位匿名同学声称叶璐珊带有“内地背景”,因为叶璐珊曾邀请某政协委员参与高桌晚宴。CampusTV在港大校内各个角落都有播放。而关于叶璐珊的这个“指控”,循环播放了四五天;

  1月29日,香港知名博主“逆嘶亭”在评论此事时说:“竞选大学学生会必须交代政治背景”。

  

  “我是一个普通的在港学生,最近因为种种原因面对了太多意料之外的关注,对我的生活造成了不少困扰。”

  叶璐珊在1月25日发表的一封公开信中介绍,她从2015年1月5日报名参选学生会至今两个多星期,校园电视通过各种手段,想方设法调查其本人所谓的“政治背景”,“本次周年大选共有40名参选者,为什么只针对我一个进行调查及起底?因为我是内地生身份吗?若不是,为什么不去调查、起底其他参选者”?

  叶璐珊还表示,她因为自小向往香港大学的校风,才选择来到这里。“怎料我内地生的身份,竟成为攻击的对象,实在令人痛心!为此,我不得不为内地生作辩护,绝大部分内地生与我相同,因向往港大的自由土壤,盼望在此开花结果。我无法选择我的出身,但我有权选择到港大读书。”

  在公开信最后,叶璐珊表示,“我依旧相信这样聒噪的人仅仅是港大同学当中极小部分,大部分香港同学都是理智且理性的,眼睛也是雪亮的!校园电视记者的这种行为是绝大多数的香港同学不会认同的。”

  全文太长了我只节选了一部分转过来。

  全文链接:[http://www.guancha.cn/local/2015_02_03_308486_1.shtml]


  叶璐珊1月25日公开信《停止逼害:请校园电视以文明说服我》  本人为港大内地生,在参选本届港大学生会后,因我的内地生身份,不断受到港大校园电视骚扰,并以偏颇的报导,意图打压内地生参选学生会的权利,引致不公平选举。我认为校园电视的报导手法明显有以下5点问题:  1、只针对内地候选人作调查;  2、不但调查本人过往参与过的活动及组织,更以“起底”方式打探本人出身、家庭、私生活等侵犯我个人私稳;  3、假借“内地生在港大的生活”名义调查内地生组织;  4、诬蔑我们内地生参加近二百人的高桌晚宴,即代表与其中一有“红色”背景的位嘉宾有政治联系;  5、针对选举其中一方作出倾向性报导,影响选举公平性。请各位港大学生及香港市民评评理,校园电视如此报导是否合理。  自2015年1月5日报名参选学生会至今两个多星期,校园电视透过各种手段,想方设法调查本人所谓的“政治背景”。他们使用起底式、诛连式、跟踪式的调查方法打压一个行使会章权利的内地同学。这种可怕的行为,竟出现在崇尚人权与自由的香港大学,更出现在号称捍卫同学权益的校园传媒身上,令我极度失望及愤慨。  1、参选学生会周年大选后,有校园传媒背景的人士,不断向我身边的内地及本地朋友打探我的消息,内容涉及:出身、家庭、私生活、过往参与活动及组织等。这几方面全部与政治及选举无关,却对我的朋友造成无比的滋扰。  2、校园记者假借撰写“内地生在港大的生活”专题之名,访问我港大内地生USEE迎新营的负责人。访问甚少问及内地生在港的生活,反複不断的却是起底的提问,刻意调查组织起源、组织对外联系、筹委会名单及迎新营高桌晚宴嘉宾名单等,逐步将问题引向政治。  3、校园电视在访问我阁会长的时候,突然质疑我具有“红色背景”,记者指以我组委身份参与的USEE迎新营高桌晚宴中,有一位校友嘉宾疑具亲中背景。而因为我是云云众多组的其中一位组委,就认定我与那位我连名字都记不住的所谓“亲中”校友有关联。更为离谱的是质疑我参选学生会就是执行这位嘉宾的“渗透”任务。这样的逻辑著实令人费解,而出自港大校园传媒记者口中,实在既可耻又可笑。  因为自小向往香港大学自由民主的校风,我才选择来到这裡。怎料我内地生的身份,竟成为攻击的对象,实在令人痛心!为此,我不得不为内地生作辩护,绝大部分内地生与我相同,因向往港大的自由土壤,盼望在此开花结果。我无法选择我的出身,但我有权选择到港大读书,追寻自由与梦想。难道这就是香港及香港大学一直引以为傲的自由?我不相信这是港大学生坚持的理念。  校园电视何以标籤我们,胡乱扼杀我们追寻梦想的权利?向往自由、尊重人权的人,不会不依不饶的烦扰我朋友的安宁与自由;向往自由、尊重人权的人,不会不分青红皂白,给人乱扣帽子;向往自由、尊重人权的人,不顾及同学的身体状况,穷追不舍,只为了达到某种标签效果。你们的行为不是在抵抗渗透,而是制造白色恐怖,将你的恐惧,扣在清白同学的身上。  过去怀疑被染红的只有本地生。校园传媒凭甚麽以我内地生的身份,怀疑我参选具有政治目的,受人指使?请用文明说服我。  因此,我请求校园传媒回答我以下的问题,并以理服人:  1、一个内地生,在未知在场嘉宾是何许人的情况下参与了一个将近二百人的高桌晚宴,就认为我与其中一位嘉宾有政治联系,并被他指使参选学生会。这种诛连式的引证是甚麽?难道所有内地生及香港学生,出席这类迎新营的高桌晚宴,只要有人具亲中背景,他就成为染红的棋子,被扣上渗透的帽子?  2、本次周年大选共有40名参选者,为什麽只针对我一个进行调查及起底?因为我是内地生身份吗?若不是,为什麽不去调查、起底其他参选者?按照校园电视记者那种八杆子打不着都叫做有关系、被染红的标准,是否其他39名参选者就没有人曾回过中共统治的大陆,就没有亲戚朋友在内地工作、生活,就没有亲戚朋友接触过大陆千千万万的干部?这些不是更容易所谓“染红”吗?更不用说那些曾经参加过某些场合或活动,同场出现过亲中乃至具有红色背景的人士!  3、如果其他参选同学万一谁有以上任何一条可能被“染红”的线索,为甚麽校园电视记者们不去跟踪调查一下他们身边的朋友,打听他们的私生活、男女朋友、生活习惯、思想立场、家庭背景?而唯独用心于我一个内地同学?  4、而且据我向身边的阁员了解,过去学生会被指“染红”、“渗透”的前干事,全部都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按照这种往绩,为什麽偏偏就是我被认定派来执行政治任务?  5、再者,校园电视的记者们,大家都知道现在是港大学生会的周年选举,而且出现罕有的竞选情况。香港的庄友告诉我,香港的公开选举,最讲求公平、公正,媒体或其他第三方,在选举过程中如果只针对选举其中一方作出倾向性报导或攻击,都会视为不公,甚至在未经候选人同意的情况下,促使候选人当选或落选,有可能触犯法例!但是,对照你们现在针对一方的所作所为,你们对得起港大学生会选举的公平、公正吗?  6、据我所知,其馀内地学生,由于政治制度的缘故,曾参加少先队及共青团等组织然后来港升学的大有人在,难道这就是渗透港大?如果校园电视认为这样就是渗透港大,那校园电视记者们为什麽还要惺惺作态说採访内地生在港生活,为什麽不去鼓吹港大改变收生政策?  我从高中就对参加学生会非常有热忱,虽然当时我不知道香港的学生会与内地的学生会原来有这麽大的不同,但我想锻鍊自己的能力,为身边的同学在大学过得更好,这种动机总没有十恶不赦吧?进入大学之后,我本以为有施展自己抱负的舞台,参选学生会,追求心之所向,却变成被你们如此骚扰的藉口,我已经不断地做出忍让、退避,而你们却乘机喋喋不休、步步逼近,让我一度打算放弃自己的夙愿和梦想,甚至令我在香港、在港大面对这样的遭遇感到难过、煎熬。  我在港大经常听到一句话“我虽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会誓死保护你表达意见的权利”。对照今日校园电视记者们的做法,却是恰恰相反,只要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或者怀疑你的立场,就誓死为你贴上标签、扣上帽子!  不得不承认,我在参选之初,的确低估了港大学生会的政治性与複杂性,也对校园传媒这种恶意中伤、起底始料不及,我也不知道我的参选到底动了谁的奶酪,损害了谁的利益!但是,我认为,作为一个内地生我今天会受到这样的遭遇,明天其他内地生可能受到同样甚至更大的骚扰。我曾经很害怕,但我的庄友、身边正直的朋友鼓励我,为我打气。而我既然已经站出来,就不能退缩,既然校园电视某些同学用手上的公器将矛头直指我们内地生,玷污港大自由民主的传统,我,站在最前面的人,为了大家,再艰难我也会坚持下去。同时,既然我已为深藏心中的梦想做出这麽多努力,我绝不应轻言放弃。  当然,我依旧相信这样聒噪的人仅仅是港大同学当中极小部分,大部分香港同学都是理智且理性的,眼睛也是雪亮的!校园电视记者的这种行为是绝大多数的香港同学不会认同的。  本人要求校园电视尽快作出回应,并保证此声明能传达至港大学生,让大家说法评理。  二零一五年度香港大学学生会中央干事会  候选内阁Smarties候选康乐秘书  叶璐珊  2015年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