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男离婚后带娃亲子鉴定 3女均非亲生

哎哎9年前爱情3193

  

  [摘要]法院判前妻返还抚养费6000元并赔偿精神损失费20000元。

  朋友聚会,相识相知,让互有好感的两人走到了一起。爱情的结晶让他欣喜不已,然而,关于妻子不忠的流言让他困惑,两人在吵吵闹闹中离婚。

  后来,他带着三个女儿做了亲子鉴定,结果让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疼爱的三个孩子,竟没有一人与他有血缘关系!于是,他向法院起诉,要求前妻赔偿他支出的抚养费及精神损失费。

  来自广东的原告小甄今年35岁,五年前通过朋友聚会相识了比自己小2岁的温州泰顺女子小羽(化名),在对彼此都颇有好感的情况下,两人很快便过起了同居生活。

  在一起的第二年,小羽生下一女,小甄也沉浸在初为人父的的喜悦中。为了有一个完整的家,小甑和小羽在2012年11月补办了结婚登记手续。

  2013年3月,小羽又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这本该是一个幸福宁静的五口之家,然而,在双胞胎刚出生后,小甄就不断从朋友们处听说,妻子在外面有第三者。这样的流言使小甄开始怀疑妻子,甚至他觉得,此时已两岁多的大女儿也越看越不像自己。

  在丈夫的质问下,小羽愈发心虚,最终对丈夫坦白自己和前男友确实有暗中来往。妻子的不忠让小甄又气又恼,自此,两人时常发生口角,吵闹声日日充斥着这个家。

  2013年6月,距离结婚登记才过去七个来月,感情已经走到尽头的两人来到泰顺县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

  婚姻已经结束,但是小甄的心里依然存有一点希望——虽说孩子长得都不像自己,但是她们究竟是不是自己的亲生孩子呢?

  2014年5月,小甄带着三个女儿来到了浙江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亲子鉴定,经过忐忑地等待后,鉴定报告书终于出来了。当目光落到鉴定结果一栏时,小甄彻底惊呆了:自己疼爱不已的三个孩子,竟然没有一人与自己有血缘关系!

  “我这不是白白地为别人养了三个孩子,白白地付出了金钱、精力和感情吗?”这样的结果让小甄感到前所未有的屈辱和愤怒。小甄来到泰顺县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小羽赔偿其支出的抚养费6000元及精神损失费20000元。

  法庭上,小甄一脸无奈,而被告小羽也一直低着头,对原告所提出的赔偿请求表示无异议。

  4月20日,法院就此案件作出判决。被告生育的三个女儿均与原告不存在生物学上的亲生血缘关系,并对原告隐瞒了该事实,违背了夫妻间应相互忠实的义务。

  被告与他人生育孩子的行为也违反了公德良俗,并致使原告把三个女儿作为亲生子女进行抚养,在物质上、精神上都予以付出,应认定被告的不忠实行为侵害了原告的人格尊严,应返还原告为抚养三个孩子所花的费用,并赔偿其因此受到的精神损害。

  依照相关法律规定,法院支持原告要求被告返还抚养费6000元并赔偿精神损失费20000元的请求。

  [http://gd.qq.com/a/20150423/049221.htm?ADUIN=286381209&ADSESSION=1429761128&ADTAG=CLIENT.QQ.5401_.0&ADPUBNO=26448 ]

标签: 欣喜若狂

相关文章

“剩女恐慌”是个阴谋

“剩女恐慌”是个阴谋

中国当前的男女性比例是118∶100,“剩女恐慌症”成功地将更严峻“剩男恐慌”掩饰了过去。导语:致所有被生活辜负的好姑娘,给你方法、盔甲和武器,抵御世事无常。女孩条件越好越没人要?从前被剩下的未婚大龄...

你是我握在手心里的暖

  雪花飞舞的季节,你是我手心里紧紧握着的一份温暖。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我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从此你的生命里就多了一份牵挂,一份叮咛。如山涧跳跃着流淌着的小溪,叮叮咚咚,抑扬顿挫地吟唱四季,陪伴我走过...

140斤姑娘要男友“公主抱” 2人摔跤差点分手

140斤姑娘要男友“公主抱” 2人摔跤差点分手

  小张28岁,江西人,在浙江杭州朝晖路一家房产中介公司工作;女友姓徐,比他大一岁,是餐馆服务员。一个多月前,小张通过微信摇一摇,摇到了小徐姑娘。两人就谈起了恋爱。  按理说现在应当正值热恋期,但昨天...

卧病在床30年才知误诊 美女子称不恨医生(图)

卧病在床30年才知误诊 美女子称不恨医生(图)

    美国明尼苏达州38岁女子珍-艾博特(Jean Sharon Abbott)30年来一直以为自己患了脑性麻痹症,后来才知道被误诊,其实一粒药丸就可治疗几乎所有的症状。  中新网4月23日电 据外...

你是我慢慢读懂的诗行

  夜色弥漫开来,以其固有的黑色向世界边缘舒展。伴着细碎如沙的夏雨,或多或少地铺开了一些笔墨。没有了往日的喧闹,反而更会让人心归于纯净、归于安宁。  端坐于桌前,思绪万千。  〈一〉  童年的记忆,犹...

致青春——写给深不见底的悲伤

  致青春 ——写给深不见底的悲伤 几卷雪雨,几卷寒风,江南早已是烟水迷离。青春却是一道明媚的忧伤,在烟雨江南的石子路上延伸而看不到终点,伤感,无穷尽。 曾经走过人间四季春秋,与美丽无言的青春有过相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