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爱情
  3. “剩女恐慌”是个阴谋

“剩女恐慌”是个阴谋

中国当前的男女性比例是118∶100,“剩女恐慌症”成功地将更严峻“剩男恐慌”掩饰了过去。导语:致所有被生活辜负的好姑娘,给你方法、盔甲和武器,抵御世事无常。女孩条件越好越没人要?从前被剩下的未婚大龄...


中国当前的男女性比例是118∶100,“剩女恐慌症”成功地将更严峻“剩男恐慌”掩饰了过去。


导语:致所有被生活辜负的好姑娘,给你方法、盔甲和武器,抵御世事无常。

“剩女恐慌”是个阴谋 爱情 第1张

女孩条件越好越没人要?

从前被剩下的未婚大龄女性是因为条件太差,而现在则因为条件太好。

面对一大批拥有高学历、高收入和出众的长相的女性被剩下这个现实,最主流舆论是这么认为的,因为“她们太挑剔”。将嫁不出去的责任归结为女性自身的问题,这更加剧了“剩女恐慌症”的自我内疚模式。

嫁不出去是最大耻辱,高学历和高收入成为嫁不出去的最大阻碍,所以相亲市场上,女博士们被授意将学历降低,精英女性在聊天中刻意装白痴做小伏低,而更多以“过来人”自居的女性前辈则教育你:“如果你学不会向男性装傻示弱,你就无法在婚姻市场上有所斩获。”也就是说婚姻市场通常行着一种反智的逻辑,这种只针对女性的“知识越多越反动”的规则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呢?

那就是女性对于知识,对于学历,对于事业的要求被她们自觉地调低,因为女性越优秀则越没有选择。这种反智倾向映照着悚然心惊的现实,那就是在社会规范里,女性最大的作用仍然是她们的生育价值,她们的智慧多被限定在相夫教子这唯一的幸福模式。

而男性们的婚恋观同样如此,这样一个科技发达的现代社会,男人的婚恋观和他们赶马车的爷爷并没有什么区别,他们喜爱“处女”,“不要太高文凭”,他们无法欣赏优秀的女性,反而对这些女性有一种巨大的恐慌,因为他们“管不住”—你看,在婚姻状态里,女性原来是需要男性管的。女性是不允许比男性优秀的,因为一旦太优秀,社会就会给你打上耻辱的烙印,你看,你都嫁不出去。

新闻记者出身的社会学研究者,美国人洪理达敏锐地发现因为这种恐慌,女方的父母甚至要主动为女儿买房子,现在“70%以上用贷款买的婚房,是由女方家庭出资买的”,因为“25岁以后的女性的父母都非常着急”,为了急着把女儿嫁出去,他们还得赔上房子。为了嫁出去,适龄女性“在婚姻里放弃了太多协商权”。而我的实习生倪熹则为了嫁,主动放弃她“爱”的权利,在强大的“28岁之前嫁”的思想下,爱变得如此不堪一击。

毫无疑问,女性的进步是越来越快,后工业时代,男女的智力差别几无分别。好在聪明的男人文化把愚昧的婚恋文化做成了第二副架在女人脖子上的锁链,“女博士是恐龙”“考了研究生难找男朋友”“女人太强没人要”……

保守的婚姻观何时能改变?

许多本应有所成的女性自觉地止步于家庭,而给男性让出了道路,而婚恋模式里,“男人一定强于女性”的思维定式又让优秀的女性在择偶时范围狭小。更可怕的是,女性也不知道如何欣赏男性,在无奈地选择比自己经济情况差的男性后,女性会觉得失落,很难获得内在的幸福感。这双重的矛盾下,让受过高等教育、有良好收入和职务的女性们和无法进入财富阶层的男性都成为婚姻的牺牲品。

可以说,“剩女恐慌症”的罪魁祸首是中国现阶段盛行的保守的来自中世纪的婚姻文化,还有无意保护女性的法律,而奇怪的是,主流意志并没有着意提高婚恋文化中的文明程度,改善男女两性对于婚姻的认识,加强法律的健全,反而在“剩女恐慌症”上推波助澜。

一个主流婚恋网站可以堂而皇之公开在电视上播做广告,内容是老人以死相逼来逼女孩去相亲,而时下最受欢迎的CCTV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2》,则深情地描述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为了嫁一个好老公,宁愿放弃上好的大学与工作,而去一个偏僻的地方陪着老公守仓库,成功地为她的男人生了两个儿子,因为“嫁个好老公才是女人最幸福的事”。

“剩女恐慌症”是为了掩饰更大的危机 

时代进步,中国人的婚恋问题却陷入死结,男女两性在婚恋问题上各说各话,男人指责女人“拜金”,女人指责男性“好色、劈腿、无能、不负责任”,这比“阶级斗争”更激烈的“男女战争”在“剩女恐慌症”中愈演愈烈。社会价值的失衡与道德体系的崩溃,让这种敌意越来越严重,而洪理达(Leta Hong Fincher)在她这本名叫《剩女:中国性别不平等死灰复燃》(Leftover Women: The Resurgence of Gender Inequality in China)中,就非常犀利将地“剩女”的盛行,归之为主流意志的不作为以及别有深意。

因为只要一天“剩女恐慌症”存在,就可以掩盖另外一些更尖锐的不可解决的矛盾,中国当前的男女性比例是118∶100,而这个比率因为一胎政策而越拉越大。“剩女恐慌症”成功地将更严峻“剩男恐慌”掩饰了过去,而推动“剩女”话题也成功将25岁以上的未婚女性自信打压殆尽,对性别平等造成了负面影响。近十年以来,女性的就业率和收入状况在整个比例上都比八十年代要低,所谓的女性进步又体现在何处呢?

这有着复杂的文化背景和时代背景,也许洪理达的书不是全部。

而要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方案是什么?我看不到,也许最无奈的方式是时间。

我有位朋友前几天替孩子报读小区附近的普通小学,她赫然发现,一个二十几人的一年级班上,只有五个女生……男多女少,成为越来越明显的一个社会问题,人们不但用“脚”投票,也用“性别投票”。只是上一代的人精明地用性别投了票,却造就了下一代社会的失衡,以至于生了女孩的朋友都在骄傲地说,唉呀将来我家女儿可有得挑了。而生了男生的家长的人们则不免开始深深忧虑,将来我们的男孩子怎么办?

二十年后,“剩女恐慌症”可能真的会成为一个过去的笑话,这一代的女性被时代和婚姻市场的愚昧耽误了终身,而下一代的男性则将为上一代人男性至尊主义打上一辈子光棍……男女两性,原本就共生共存,福祸相依。千百年来的事实证明,任何对于某种性别的不公平和歧视,都将在将来的某一天结成某种因缘,让那施于不公平和歧视的那一方付出更惨痛的代价。

“剩女恐慌”是个阴谋 爱情 第2张


哎哎
相关推荐